揭秘|从奥拉朱旺到恩比德 非洲和美国是如何通过篮球建立联系

近日,一项与篮球有关的圆桌会议成功召开,此次会议由“非洲体育网”举办,在参加者中,有五位是来自于非洲的篮球运动员。在这次会议上,篮球运动作为美非之间沟通的桥梁,加深双方之间相互了解的作用得到了肯定,但在陈述积极影响的同时,会议中也重点说明了存在的风险和挑战。

截至目前,在NBA效力的球员当中,共计有13人出生于非洲,按照NBA球队的标准来算,这几乎已经可以算是一支球队了。而在这份名单中,也包含着大家所熟知的喀麦隆球星恩比德和西亚卡姆,二人如今都是联盟中炙手可热的球星,因其出色表现都获得了大合同,同时在社交网络媒体上也都有大量的粉丝。而在其他各大联赛,比如WCBA、NCAA等联赛当中,非洲球员的数量也都逐渐升高。这也是美非之间有关篮球的关系在不断取得发展的一个有力证明。对于来自非洲的前NBA球员马努特-波尔来说,NBA的比赛方式是新鲜而陌生的。“当我第一次试着去扣篮的时候,篮网好像挂住了牙齿,我好像还因此掉了几颗牙呢!”这位非洲巨人在回忆自己的职业生涯时如此说道。而在曾短暂效力于快船的前塞内加尔球员布莱恩-恩登看来,如果非洲球员能够在NBA效力并获得宝贵的技术和经验的话,那么他应该将这些带回非洲,用于培养本土球员和促进当地篮球事业的发展。

往上追溯历史的话,第一位来自于非洲的NBA球员是“大梦”奥拉朱旺,作为史上最强中锋候选人之一,他在1994年拿到冠军并获得总决赛MVP。但即便非洲球员在NBA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美非球员之间互相之间了解不够深入的现象还是普遍出现。查尔斯-巴克利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92年梦一队比赛的时候,他在与一名安哥拉球员身体接触时曾调侃道:“这个球员看起来好几周没吃饭了,没准他会拿着长矛来攻击我呢,不行,我得反击。”

如今,这一类的评论已经很难再看见,对于《空中飞人》这类电影中的情节所展现的时代,我们似乎已经完成了跨越。但即便如此,在广大媒体中,拥有天赋的非洲年轻人们逃离充满饥荒和灾害的土地,被美国教练慧眼相中,最后以篮球运动员的身份在NBA取得巨大成功的故事,仍然备受青睐。但这种故事的结构和发展往往经常性地忽视了非洲本土文化的作用。正是在这片非洲土地和文化的滋养下,这些美国教练眼中的天才们才得以诞生。NBA球员鲁尔-邓的前同事丹尼-费里谈到邓时说:“他就仿佛有两副面孔一般,看着是个善良的人,但他来自非洲啊。当他在你身旁的时候,你习惯于他所说的话,但是在背后,谁知道他会做什么。”

正是因为这种偏见和误解的存在,所以当来自中非共和国的安蒂克-拉沃德拉马出现在圆桌会议上并发言的时候,会给予人们精神上的力量。作为曾经休斯顿大学的中锋,并被快船选中的球员,他认为对于许多美国人来说,了解非洲的重要途径便是著名的NBA非洲球员,例如大梦、穆大叔、恩比德等等。通过他们的生活经历,美国人可以了解非洲的文化和人情,并在精神上进行一场“非洲之旅”。参会的体育历史学家林赛-克拉斯诺夫在会上提到,在如今NBA对非洲篮球联盟的投入越来越大的背景之下,普通美国民众对非洲的探索欲也越来越强烈,他们想了解更多关于非洲的事情,同时,他们看待非洲的角度和领域愈发的多元化

据阿斯托-恩迪亚耶,前NBA球员、塞内加尔体育名人堂成员所说,篮球运动在非洲就像是富有家庭才能参与的运动。而法国—贝宁双国籍球员、奥运会银牌得主、法国国家队成员以萨贝尔-雅各布有同样的看法,对于大多数非洲家庭来说,要买得起孩子打篮球所需要的球鞋和篮球,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在非洲,篮球运动很类似于美国的足球,是郊区的富裕家庭才能负担得起的运动,因为整年外出比赛所需要支付的费用,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与美国足球不同的是,非洲的足球却是全民运动,甚至连赤脚踢球都很常见。这是因为非洲足球开始于广袤的农田耕地之上,踢足球的场地都零散分布在一些未被开发的城市空地上,在加纳你甚至能看到被称之为“贫民窟对贫民窟”的非正式城市足球比赛。

而从篮球方面来说,在美国,不同地方、背景、年龄的人们都参与这项运动,而在遥远的非洲,你只有先得到一个篮球和一双运动鞋,才有可能打球。而且,比起这些,找到一块能够树立篮筐的平地可能是一个更具有难度的问题。对于基础设施落后的非洲来说,除非你去教育机构,否则你很难找到符合要求的户外场地。同时,室内的场地数量也少得可怜。对于非洲来说,篮球事业和教育事业是息息相关的,在克拉斯诺夫的观点中,尽管足球是第一运动,但是从更前沿的角度和前瞻性来说,篮球还是更胜一筹,因为篮球在作为一项运动的同时被认为是一项教育事业,这是足球无法相比的。而前快船球员现任塞内加尔教练博尼法斯-恩东告诉我们的是,如果非洲篮球员要在本地打球到20岁左右,那么他们在打球的时候还须同时兼顾他们的学业。对于那些去美国打篮球的非洲球员来说,他在打球的时候一般会选择在学术机构里继续学业,而与之形成对比的,去欧洲联赛踢球的球员则通常会放弃继续学业。

从乔治-佛洛依德死亡到现在,我们看到了许多知名球员挺身号召,与普通民众一起参与“黑人的命也是命”活动。而在他们当中,NBA和WNBA的球员是最敢于说话的。在奥兰多,当我们看到詹姆斯在社交媒体上呼吁时,当我们看到利拉德与抗议者步调一致进行抗议时,我们会明白他们与民众站在一块。在反种族主义活动的这个大背景和大前提下,篮球运动,将会在非洲人和美国人的互相尊重和民族融合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在25年前,掘金的拉乌夫就已经在赛前奏响美国国歌的时候拒绝起立,这也说明了NBA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致力于各民族融合与互相尊重。即使是在各大体育联盟争相参与“黑人的命也是命”活动时,NBA也一直是其中最为积极的参与者。对于美国篮球所发生的事,非洲大陆会产生许多的共鸣。就如两年前詹姆斯被告知闭嘴专心打球时一样。而当佛洛依德事件发生,非洲民众目睹了抗议活动后,不久他们便开始针对本国警察中滥用职权的现象提出自己的抗议。这些现象的出现,会促使美国与非洲大陆的团结,而这种横跨大西洋的团结,早在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期间反种族隔离运动和黑人民族主义兴起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产生了。

原文:Matthew Kirwin

编译:晴天

揭秘

【来源:直播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